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地车的博客

把前期想要而没拍出来的效果调整出来——后期处理的最高境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中国同龄,福祸紧相连。本人平庸,淡泊无求,衣食无忧,闲暇乐达,读书上网感悟真情,坦诚交友笑度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转载)我的爷爷  

2008-08-02 05:49:38|  分类: 美文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冯学良

 我的爷爷冯树棠,乳名荣贵,生於一九一五年农历乙卯八月初八戌时。

爷爷的一生,是艰难坎坷的一生,是诚实向善的一生,是勤俭朴素的一生,是好学求进的一生。冯家祖辈的传统美德,在爷爷身上有集中的体现。

 小的时候是家庭的重要劳动力

爷爷自七岁起,在靠河寨初级小学读书,读完四年后,升入河北坎优级小学。河北坎优级小学当时在当地很有声望。爷爷学业甚优,与同窗许宝文齐领榜首,难分伯仲。读满六年时,基於狭隘的农民意识,祖太爷令他的长孙停学务农,操持家业。从此,爷爷无奈地告别了他本可以赖之高就的学业,成了家庭的重要劳力并逐步操起家庭生活的重担。爷爷终止学业,被他的老师迟旭东先生引为憾事。为了让爷爷能够得以深造,迟老先生曾专程登门说服爷爷的家长,但终未凑效。几十年过后,爷爷还时常就他的学业中輟发出他老人家内心的人生叹息。

患病二十年 经中医治疗彻底康復

一九三〇年农历庚午九月二十六,在爷爷十六岁时,爷爷与奶奶郑桂琴结婚。此时,我的五爷冯树义出生八天。

一九三七年农历丁丑三月,爷爷的二弟冯树轩因患糖尿病而过早离世。冯树轩自十四岁起,即随他的哥哥,忙碌于车前马后、田间地头。爷爷痛失手足,极度悲伤,整日操劳后时常以高粱米冷饭匆忙果腹,寝食无规。从此,爷爷患下了严重的胃痛病,一下子由家中的壮劳力变成了需要别人特别关照的重病号,长期丧失了重体力劳动的能力,饮食起居受到很大的限制。这一病就是漫长的二十多年。爷爷的身心受到了病魔的痛苦折磨和无情摧残。

爷爷的患病,给当时大家庭的成员,平添了很大的精神负担和劳动负担,给他自己和我的奶奶、爸爸、姑姑、叔叔带来了巨大的生存压力。提起爷爷的胃病,奶奶绝少讲到自己为爷爷付出了什麼,但一系列相关家事却在奶奶——这位明智刚毅的歷史老人的内心深处,留下了许多酸楚记忆。

爷爷生病期间,曾四处求医,但多无效果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,爷爷到盖县卢屯乡文屯村找到李景阳老中医治疗。在做了五次针灸治疗(每次两元钱)后,病情明显好转,后很快就彻底康復。李景阳医生是我家的救命恩人!

 一生喜好看书  尊孔崇孟

爷爷一生喜好看书,喜读古典名著,喜读夫子名篇。爷爷极尽强记博取之能,对《三国》中的名段、《朱夫子治家格言》、《创业歌》、《知足歌》、《孙夫人祭江》等由衷推赏,脱口成诵。可惜当年家中的条件十分有限,爷爷没有读到更多的好书。

爷爷一生酷爱楹联,爷爷心中积储了许多传统名联名言。早年迟旭东先生教授的对联和对联典故,如“琴瑟琵琶”与“魑魅魍魎”,“风吹马尾”与“日照龙鳞”、“玄德翼德”与“卧龙子龙”等等,被爷爷一生所谨记乐道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在中国的天空中刮起了一股批判孔孟之道的妖风。一些机关单位印发了不少批判材料,这使爷爷如获至宝。爷爷对那个时代的倒行逆施也来了个倒行逆施,你批你的我读我的,大路朝天各走一边。爷爷一有时间就开卷背诵并向我们热情宣讲被批判的那部分素材。《三字经》、《名贤集》等,爷爷能够倒背如流。当时社会上在大批滥骂,而爷爷却在家里温读宣贯!我当时心里在划问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自然地相信爷爷,很快就成了他老人家膝下的重要听眾。

七十年代中期,爷爷拿起笔来,工工整整地将《三字经》、《名贤集》抄写两套并送与我一套。今天在拾起爷爷的遗稿时,爷爷当年那全神贯注的咏诵情景和抑扬顿挫的读书声顿贯眼耳,我的两行中年泪则不时垂流。爷爷的尊孔崇孟思想,对我的人生影响是很大的。

爷爷能写一手工整雋拔的楷体字。庄稼院里农事多,但每逢闲餘或下雨坏天,爷爷总是宁心静气,研墨修书。“文革”前,每逢春节将临,都是爷爷最忙碌的日子。本家邻人都来求爷爷写春联,爷爷欣然为之。“文革”后,我们家逢年过节、操办喜事的对联几乎都由爷爷亲自抄笔。

心地善良   不甘任人凌辱

爷爷不懂得精妙高深的社交理论,但爷爷有著善良质朴的处世观念。爷爷一辈子都在宣导“和为贵、忍为高”。爷爷经常劝导晚辈多行善事。爷爷深信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天理循环定不差。中国的传统道德被爷爷冯树棠终生谨守,身体力行。爷爷心地善良,性情温厚躬谦,赢得了族人和乡邻的一致尊敬。

但爷爷也有过“不和不忍”的时候。早年,爷爷在偶然间,给我讲过一件旧事。今天我决定把这个故事记下来,传下去。因为,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冯家祖祖辈辈都是有血性的,不是任人随意凌辱与宰割的。

约在四十年代初期,当地的恶霸地主丁某,仗其财大势强,极尽搜刮勒索之能事,遭到了冯汉恩等人的坚决抵制。在一个村会上,丁某浑骂了我的太爷冯汉恩,使太爷深蒙屈辱。会后,丁某又带人骂到我家院门,倡狂叫嚣,不可一世。在人家欺负到家门之时,冯汉恩不屈不挠,与其对骂;冯树棠手持木棍,冲出家门。这一突如其来之举,出乎丁某的意料,那个恶棍当即被吓得灰溜溜逃之东去。冯汉恩父子维护了自己的尊严,也为乡邻出了一口恶气,被族人和邻人交口称讚。“土改”时节,那个恶贯满盈的秃头,在被积愤成仇的民眾打得一息尚存之际,就地活埋。因果报应,果显其灵!

 对动物充满珍爱之情

爷爷对野生动物都充满了珍爱之情。我小时候喜爱捉打飞鸟,爷爷很不赞成,有时很生气。每当我拿著猎物回家或谈起这类事情时,爷爷总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动物和人一样,都是生灵,它们本来活得挺好的,为什麼随时就被人谋命了呢?过去圣贤之人见到路上的蚂蚁都要躲著走,以免伤生。”说著说著,爷爷就会自然地念起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诗句:“莫道群生性命微,一般骨肉一般皮。劝君莫取枝头鸟,子在巢中盼母归”。我要告诉家人族人的是,爷爷珍爱生灵的观念言行是与现代环保文明高度吻合的。“劝君莫取枝头鸟,子在巢中盼母归”今已成为北师大校园里最引人瞩目的环保警语之一。

 大半生的烟酒嗜好 晚年戒烟很少喝酒

由於社会的重大变革,爷爷没有继承他祖父、父亲用德行和汗水积存起来的家业,也没有他祖父、父亲那样相对显耀的社会作为。但爷爷有著淡泊名利的清纯心境,静默而明智地经受著中国现代史上一出出光怪陆离的更迭动荡,恬淡安分地过著粗食淡饭的庄院生活。爷爷一生非常地自重自律。爷爷有著大半生的烟酒嗜好。但约自1987年下半年起,爷爷以坚强的毅力戒了烟。爷爷晚年也很少喝酒。关於“酒色气财”,大江南北精论无数,爷爷心中也珍存著其中的一个“三段论”版本,爷爷时常背念并深有感叹。爷爷嘮叨最频的便是“第二段”:酒是穿肠毒药,色是剐骨钢刀,气是下山猛虎,财是惹祸根苗。爷爷常常告诫我们:勿贪意外之财,勿饮过量之酒……爷爷的殷殷教导,是我在工作岗位上能够耐得住寂寞、经得住诱惑的至上法宝,是我面对纷繁世事舍财取义的纲领律要。

对家史家珍情有独鐘  重修《冯宅谱书》

爷爷家族伦理观念浓重,对家史家珍情有独鐘。爷爷是冯家晚近以来,对家族歷史掌故掌握最多、研究最深、宣贯最勤的老人。一九五五年正月,爷爷与树蔚四爷重修了《冯宅谱书》。树棠树蔚谱,集秀选谱、汉卿谱之大成,是冯氏后人研究、续修冯氏谱书的最重要的基础凭据。

 我与爷爷有着特殊感情  贴心挚爱与日月同辉

爷爷对我特殊地偏爱,偏爱得特殊。我对爷爷有着特殊的感情,从小就特殊地愿意跟爷爷生活在一起。爷爷是我的保护伞,爷爷的高大身驱是我心灵的自然靠山。

我幼小的时侯,整天与爷爷形影相随。我自然是每天沉浸於爷爷的怀中背上,也不时嬉乐於爷爷的肩挑篮中。爷爷教我系衣扣、扎鞋带、絮鞋草、背诗词。有一个早晨,我在穿衣时,将一条腿插在外裤和衬裤之间,爷爷竟逗我长了“三条腿”。在我长大一点以后,爷爷到队里出工也得带著我,我紧跟在爷爷身边,有时也听从爷爷的安排,庇荫於工地附近的墙角旮旯、苹果树下,靠著鐘点,和爷爷一道放工回家。爷爷在田间扶犁耕地,我则尾随爷爷身后,穿梭往返於西南旱沟子的春耕地垄。爷爷经常给我讲故事。武吉卖柴、文王访贤、韩信葬母、解縉作诗、介推辞禄等,给我留下了难忘的童年回忆。

“文革”初期,毛林关係被渲染得亲密至极。“林彪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”成为妇孺皆知的最高政治宣言。就在这个时期,我用一颗童心表达了我对爷爷最纯真的爱。我说:“爷爷,您就是毛主席,我就是林彪冯彪,我就是爷爷的亲密战友。”爷爷听罢,得意之至、乐不可支。一度,冯彪成了我的绰号。眾所周知,毛林关係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出闹剧。但冯树棠和他孙子的心却始终紧贴在一起。我和爷爷的感情比什麼都神圣,爷爷与孙子之间的贴心挚爱可与日月同辉!

童年的时候,每年的正月,爷爷都要领我到姑姑家小住两天。跟爷爷坐上火车去姑姑家,是我童年的快事。每次从熊岳城上车回家,爷爷都要凭车票给我买上一个又长又大的麵包。每想起这些情景,儿时难求的那股麵包香就会重新撩起我的无尽回味与联觉,让我感慨万千。这些年来,我时常在琳琅满目的超市柜台里悄悄寻找那种麵包,但总也寻觅不到。是啊,当年的一切,再也不能真实地重现了。

我八岁那年,父母在“街外”盖了三间新房。从此我不再整天守在爷爷身边(爷爷和叔叔生活在一起)。但叔叔家是我随心所欲的落脚点和经常住处。在我上小学以后(直至爷爷辞世),我每逢到叔叔家里,爷爷总是屋里院里到处转,桃李、柿子、苹果和香烟自是爷爷的重点搜寻对象。婶婶说过,她在做点好吃的东西时,总能察出爷爷盼我到来的难掩神情;我若不到,爷爷在一顿饭的功夫,不知要向窗外张望多少次。

我赴锦州读书和参加工作以后,每次和爷爷分手时,爷爷总是要将我送到大门口,并一直望著我远去。后来爷爷腿力不济、举步维艰,爷爷就事先找个高凳放在房门口,待分别时,爷爷就坐在高凳上,目送我走出院门,爷爷将此情此景重复了无数次,把它永久地刻录在我的灵魂深处。

一九九五年农历乙亥春节期间,爷爷对我说:良啊,我再活不了几天了。爷爷的话出乎我的意料。我笑著对爷爷说:爷,你别这麼想,你现在身体不是挺好麼?我当时确实没有想到爷爷不久即告别人世,没想到春节一别,竟是和爷爷的永别。今天想来,当时爷爷是多麼想和我多说说心里话啊!

就是在那天。爷爷和我同坐在炕上,爷爷刻意向我回忆起当年我跟爷爷在一起的许多往事,讲述了我与爷爷之间的孙祖情深。爷爷还用了一句话夸奖了我。这句话发自爷爷的肺腑,但却痛刺我终生。我不配爷爷的夸奖,所以我一直将爷爷的临终前言愧藏心间。今天,我对爷爷惟有三种感受:一是终生思念。十年来,我无数次与爷爷在睡梦中悄然相逢,相见无语,也无数次因思念爷爷而从睡梦中嚎啕哭醒,泪湿沾巾。但无论如何,我都无法再次真实地触摸爷爷那粗壮的手、高大的身。二是终生愧疚。我的前半生中,做了许多对不住爷爷的事情。我没有给爷爷买上好吃好穿,我没有给爷爷买上好书好笔,我没有跟爷爷经常促膝长谈,我没有带上爷爷到村外走走看看。愧对爷爷的,太多了!爷爷撒手西去,再也不给我追偿的机会了。三是终生崇奉。爷爷的伦理处世观念,求知进取精神,安分守己心境,待人善事方法,值得我守持一生、体会一生,发扬一生。爷爷的精神道德,是支撑和激发我人生信念的精神支柱和力量源泉。

 慈祥安静地告别八十一岁人生

正月十五前后,爷爷的身体状况明显不支,呈现出不久于人世的跡象。正月十八前后,冯家的老人和街邻都来看望爷爷。爷爷的亲弟冯树德、冯树义,堂弟冯树蔚、冯树森、冯树章、冯树成等老人都经常陪从在爷爷身旁。

爷爷一辈子最爱吃馒头。正月十九中午,爷爷吃了约二两馒头,一碗鸡蛋糕。吃饱饭后,爷爷自语:“今天晚上就不用吃了”。婶婶反问说,晚上怎麼就不吃了?爷爷静默无语。

正月十九傍晚,爷爷做好了与子孙作最后道别的準备。此时,爷爷安然地躺在叔父新宅正屋的炕上,依次逐一地念著他每一个儿子、女儿、孙子、孙女、重孙子、重孙女的名字。当他举目望见我的嫡堂妹冯静时,爷爷说,“静,咱们来世再见吧。”稍许,爷爷又慢慢地说:“我走了,我走了,我走了”。言罢,爷爷从容地闭上了双眼。十九时十分许,爷爷的脉搏停止了跳动,体温逐渐变冷,身体逐渐变硬,慈祥安静地告别了他八十一岁的人生。

爷爷一生子孙满堂,享得了他老人家所切切企盼的四世同堂之乐。爷爷平生,对他的两个孙子——我和冯学强,独倾爱重。晚年,对他的重孙冯延科显有偏爱。

奶奶已九十六岁高龄

我的奶奶郑桂琴,是盖县五美房村人。生于一九一〇年农历庚戌正月初二未时。今已九十六岁高龄,是冯家目前最年长的在世老人,很可能早已打破了冯家祖辈高夀的歷史纪录。奶奶性格坚毅刚强,我们祝愿奶奶身体健康,安享晚年,赢得百岁人生。

  

对爷爷的追忆文字,我暂且写到这里。今年的农历八月初八,是爷爷九十周年诞辰。届时,我将凭孙子的半生良知,专门陈述我对爷爷的终生思念。

 

  (摘自冯学良2005年著《靠河寨冯氏家谱家史考析》附记《追怀列祖列宗》篇。小标题是“山地车”加上的。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