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地车的博客

把前期想要而没拍出来的效果调整出来——后期处理的最高境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中国同龄,福祸紧相连。本人平庸,淡泊无求,衣食无忧,闲暇乐达,读书上网感悟真情,坦诚交友笑度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患难之交  

2008-03-29 14:00:11|  分类: 往事1(点滴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春,30岁,丈夫病逝,身边留下两个不大的孩子,一男一女。时逢1944年。第二年,日本投降、苏联红军进驻,滨城“光复”。由于半个世纪殖民统治的创伤一下子难以抚平,加之全国尚未解放,国民党的封锁,滨城人民生活仍异常艰苦。春的生活,更是饥寒交迫,苦不堪言,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。开始,她领着两个孩子沿街乞讨。后来,变卖了部分财产,凑了点资金,在市内一个叫大同街的市场,摆起了地摊,以买烟卷纸勉强为生。那时,抽烟的平民百性,大都是抽旱烟。所谓旱烟,就是买来烟叶子自己晒干,搓成面,装入烟袋锅或用纸卷起来抽。

1948年冬天,挨着她的地摊,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智。智是5年前跟随父亲闯关东来到滨城的。父亲返回了山东老家,他辞掉窑地里工作,用几年苦力积攒下来的钱做资本,卖起了烟卷纸。一来二往,两个人熟悉了起来。智居住地离市场近,而春的家离市场远。智心地善良,十分同情春的处境。他对春说:“你卖剩下的烟卷纸放在我那儿吧,我当捎儿,这样能省个运输费!”智雇了一个车,早上,他将两个人的烟卷纸从自己的住地拉到市场,晚上将卖剩的烟卷纸拉回自己住处,一块儿进货。雇车费当然是智付了。两个人互相关照,关系甚密。

智的住地是一个简易的光棍宿舍。房间是一个大仓库用木板间隔而成的。一个十平米的小房间,上下铺,满满当当住了十几个人。烟卷纸就放在木板床下面,事先做好记号,分别存放。一天早上,春发现自己的烟卷纸少了一包。她硬说是智给拿走的,而智矢口否认。春来到宿舍四处寻找,没有找到,和智在院子里争吵、对骂了起来。春气愤已极、大发雷霆,智有口难辩、满腹冤屈。智的表叔和表婶前来说和调解。表婶让自己侄子智赔钱,此事总算平静了下来。智一气之下,不再给春捎运烟卷纸了。

这一对生意合作伙伴和生活中朋友,为了一包烟卷纸反目成仇,表婶为之惋惜。她和丈夫商量:“智单身一人,快30了,也没成家,而春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也不容易,让他们俩一起过,互相接济,不挺好吗?何况,春自己还有房子,侄子也有个落脚之处。”表婶分别找智、春谈,之后将他们找到一起,在表婶家吃了一顿饭,定下终身大事,之后与朋友打个招呼算是结婚了。夫妻俩结婚的时间:1949年1月。春35岁,智28岁,智比春小7岁。春的两个小孩,女孩15岁,男孩10岁。

婚后,春怀孕,于11月生下一个小男孩。由于家境极为困难,食不饱腹,营养缺乏,小男孩体重仅3.9斤,坐月子期间最好的补品是半斤红糖。卖烟卷纸的微薄收入,实在难以维持五口之家最低限的衣食之需。智便到了一家纺织厂,当上搬运工,出大力,扛起了棉花包。

1955年,夫妻俩又生了一女。由于家境好转,女孩生来8.5斤,身体健壮,长的膀大腰粗,而在这之前生的男孩,与之相比,身材矮小、体弱多病。男孩本来胎儿先天不足,在后来十几岁发育旺期,赶上“天灾人祸”的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如同庄稼遭受“掐脖旱”。成人后,女孩比男孩整整高出了半个头。每当男孩有病,春作为母亲会自责不己,疚愧泪水直流。

一对夫妻,相亲相爱,一起结伴走过45年历程。1995年,春去逝,享年82岁。婚后12年,春先后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和肺气肿。在春患病长达30年时间里,尤其后来卧床不起日子,智照料自己的妻子,耐心细致、尽心竭力,体贴入微、无缘无悔。春去逝7年之后,即2002年,82岁的智也离开了人间。82和7,多么巧合的数字。82,夫妻同龄,在82岁时去逝。7,两人结婚时年龄相差7岁,离开人世的时间相差7年。儿女们将这对患难夫妻两人的尸骨“树葬”在滨城一个依山而建的公园里,与青松翠柏为伴。

 

真是:

生意场上互助相识,化解怨恨结为夫妻。相濡以沫共度难关,患难之交真情实意。

 

 

 

后记

这是2008年清明来临之际,我为纪念已故父母亲之作。文中的一对夫妻是自己的亲生父母。他们婚后生的3.9斤小男孩,便是我本人。父母亲养育之恩,比山高、比海深,我终生难忘。我们兄弟姊妹四人:姐、哥、我和妹。姐、哥,与我是同母异父,我们相处相当融洽,没有任何隔膜。姐、哥虽然姓氏未改,对我的父亲以“叔”相称,但视为亲生父亲一样对待,以自己行动报答着对“继父”的养育之恩,一片感激之情。在父亲病重的日子里,姐、哥不顾年事已高、身体有病,与我、妹一起轮班守护在病床前。在父亲送葬时,哥作为长子,忍着剧烈腰疼,双手捧着骨灰盒,悲痛万分,泣不成声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