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地车的博客

把前期想要而没拍出来的效果调整出来——后期处理的最高境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中国同龄,福祸紧相连。本人平庸,淡泊无求,衣食无忧,闲暇乐达,读书上网感悟真情,坦诚交友笑度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落叶归根  

2008-03-27 10:39:08|  分类: 往事1(点滴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950年初春,乍暖还寒。在滨城东边的一个山头上。一个29岁年轻人智跪在一个土包式的坟墓前,连下了三个跪,噙含泪水:“妈,今天,你的儿子要来带你回老家去!”在他身后,还有两个人:一个是他50多岁的表叔;一个是他的16岁侄子。表叔和侄子,也跟着磕了三个头。

智站在母亲的坟前,一幕幕往事浮现在眼前。1942年,他22岁时,家乡山东临朐县连续大旱不雨,粮食不收,加上日寇汉奸和土匪杂牌军对人民烧杀抢掠,民不聊生。他跟随父亲、三个哥哥和嫂子,随着逃难的人流,闯关东,来到了东北一个滨城。他在寺儿沟(滨城东部的一个地名)一个砖窑地里出苦力。第二年,既1943年,57岁母亲,在滨城一场流行的霍乱病中去世。

树高千丈,落叶归根。1945年滨城 “光复”(解放)。1948年冬,山东家乡土地改革消息传来,智的父亲激动万分,要回老家去。临走时,父亲对儿子智说:“我和你三个已婚的哥哥和嫂子先回老家了。这次走的匆忙。你先留在这里,随后你把已故母亲也带回去,葬在老家。”这样,未婚的智只身一个人留在了滨城。

智攒够了回家的盘缠,找到了他的表叔,求他帮忙,以实现父亲临走前的吩咐。智的父亲和智的表叔一家,关系很好,原同居住一个村落。智的表叔早于智的父亲一家离开家乡来到滨城。智的父亲闯关东,落脚滨城,是奔着智的表叔来的。智一开口,表叔二话没说:“行!没问题!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便就具体的事宜与智商量了起来。这天,表叔借来一把铁锹,带着自己的儿子通,随着智来到智的母亲墓前。三个人,将坟墓的土扒开,起开木头钉的简易棺材的盖,露出了一俱女尸体。尸体已经腐烂,有的已经风干,但骨架的型体还在。

“这是头。”

“这是脊梁骨的,第一截……”

“这是右胳膊,上边一截,下边一截,……这是手,右手。”

……

智的表叔从坟墓里,从头的顶部开始,一块儿一块的将尸骨起出来,递给智。智将腐烂的肉和附着的泥土清除掉,用事先准备好灰袋子纸(用过的牛皮纸)、麻绳将其一块儿一块的包起来。表叔和智斗大的字不识。侄子念了两年书,勉勉强强识几个字。侄子用铅笔在纸上标上尸骨的位置(名称)。智将母亲所有的尸骨用一个大的红布包好,裹在一个行李中,之后和侄子通结伴一起踏上了回乡(山东临朐县五井乡水泉村)的路程。

 

 

后记:

清明降至,我与妹妹商量为父母扫墓一事。往事再现,已故的父母亲慈祥面孔清晰的浮现在我的眼前。今年春节前,我去看望77岁的表哥通。往年去表哥家匆匆忙忙。今年闲暇在家,有了时间,和表哥一起吃饭,唠扯了好长时间。表哥讲述了许多和我已故父亲交往的事情,其中提到了他随他的父亲,和我的父亲(智)将我已故奶奶的坟迁移到山东老家一事。我将它写出来,以纪念我的父亲去世六周年(82岁的父亲于2002年3月6日病逝于肝癌)。

正文中 主人公——智,是我的亲生父亲,而智的父亲当然是我的爷爷了,死者当然是我的奶奶了。智的侄子通,是我的表哥。 哈!我比正文中人物(称呼),整整小了一辈。

 

写于2008-03-27

《往事点滴》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3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