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地车的博客

把前期想要而没拍出来的效果调整出来——后期处理的最高境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中国同龄,福祸紧相连。本人平庸,淡泊无求,衣食无忧,闲暇乐达,读书上网感悟真情,坦诚交友笑度余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高丽墓沟  

2008-11-26 01:14:50|  分类: 往事1(点滴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块古老的土地

高丽墓沟——丹东东北部宽甸县一个不出名小山沟。它远离县城,很少有人知晓,但它在我的记忆中太深了。它是我的“第二故乡”。我一生最美好时光,20——24岁,在这里度过。

顾名思义,高丽墓沟,是埋葬高丽人的地方。高丽,曾建都在朝鲜半岛上的一个封建王朝。它早已灭亡。在这个沟里,寻不到埋葬高丽人的坟墓。它只留下了一个名字,告诉人们:这是一块古老的土地。

 

狭窄小山沟

小山沟,很窄,很长。

说它窄。沟的出口,百八十米宽,一条从山上流下的几米宽的。小河旁边一条几米的路,路当然是土路了,不过,路面上多有一些“窝牛石”,长年风吹雨蚀,没有了棱角。路,起伏不平,坑坑洼洼。它越走越窄,越走越陡,路旁边小河成了一股溪水,只剩一人走的小路了,最后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中。

说它长。当年,我在树林中穿行,走了很长的时间,至少两三个多钟头吧,到了它的尽头,山的最高处。同行的农民告诉我,翻过那个岭,就是邻居县——桓仁所属地域了。

 

居住着张和商两大姓人家

沿着这条沟,在山坡上,或山头上,有一些居住群落。每个群落,不过两三户人家。起伏山,弯曲路,挡住人们视线,一个群落很难看到另一个群落。每户人家,一色的用石头和泥巴垒成的草房。各家都有自己的院子,用2米高木栅栏围着。院子里有一个阁楼式的粮仓,还有猪圈、鸡舍。自家的菜园,大都紧挨着院子。

这里居住着的二十几户人家,有张和商两大姓。亲戚套亲戚,血源关系近,不少近亲结婚的。

 

青年点——村里唯一瓦房

我们青年点,在离沟出口处400米的第二个居住群落里。这个群落,加我们青年点共有四户人家。后面两户,姓商,哥儿俩。旁边一户,也姓商。

青年点,村里唯一的瓦房。房前面,是一条小河。河水清澈透底。平时河面很窄,可涉水过去,或踩着石头跳过去。逢夏天雨水季节,河面能宽出好几米,从山上下来的水很急,涉水过不去,我们在上面横放上一根粗大的木头当桥。青年点建的这个地方,是我们自己选择的。背山靠水,环境不错,只是由于地势低,雨季时,屋里地上直冒水,得在地上临时刨个排水沟。

 

树木茂盛

宽甸县降雨量在辽宁最大。由于雨水旺盛,山上树木茂盛。可在那时,山林破坏厉害。老百性,烧的全是木材。在冬天,大雪封山时候,每家上山打柴,将树木砍倒,用爬犁拖回来,用锯截断,劈开,垒起一个柴火垛。

我们门前,山岗上多年长的粗大的树,我们去的第一年冬天,生产队批给了青年点,让我们成片将它放倒,成了烧材。

 

亩产不过百斤

山沟农田,一小块一小块,面积都不大。被雨水冲击的,满地的碎石,地上的“窝牛石”也不少。夏季锄地,锄头扒拉着石头哗拉直响。亩产不过百斤。

许多地段,牛车上不去。收割的玉米或谷子,得用一根木头将其串上,人工给背到场院,或放在一个集中地点再用牛车给拉到场院。

秋天背玉米,春天挑粪,上坡下坡,一趟好几个坡,走很远的路。

种漫板子,当地采取的一种原始的种植方法。在一个山坡上,冬天将树砍光,春季放把火一烧,之后,用锄头刨个坑,把种洒下。种上一两年,待土地贫瘠了,就扔掉。过几年,再拣起来,用同样方法再种。

 

点煤油灯

晚上,小山沟出奇安静。没有月光时,一片漆黑,出门伸手不见五指。没有电,点的煤油灯。一般人家,天一黑就钻进被窝里了。生产队饲养所,是生产队活动中心。劳动力们常被山顶上的钟声唤了去,在这里开会,或学个什么文件。

 

野果菜丰富

口粮有限,生活贫困。各户都养一头驴,用来推磨,加工粮食。

一年四季,最艰难的是每年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。其他季节,大自然的条件虽没有很好的利用,但它的赏赐,让这里贫苦人们能得以生存下去。山里的野菜,野果多的是。夏季,有蘑菇、木耳。秋季,有榛子、山里红、核桃。冬季,可套到獾子、野鸡。

“挂锄”或“猫冬”时,我回大连,会从当地农民手里买点山里红(晒干了的),核桃仁,给家里人尝尝,还买了一次队里养殖的元参。

 

   

后记:

在《打光棍》一文,一个网友——永不言败回帖说:“从小没有见过山,……不知道山沟什么样子。”我文笔太差,自己还尽力将记忆中的小山沟写出来。

在《难忘的歌》中,我曾说,宽甸是一块贫瘠的土地。我的同学谢绥提出疑义,说,你是不是从来没回去过?现在那里可今非昔比了。有著名风景区,有新发现的硼矿……。

青年点的同学,大都回去过。他们告诉我,小山沟变化可大呢!深处居住的几户人家,早就搬出来了。当年我们种的一些地,早就都种上树了。人们不再单纯种植粮食了,不怕“割资本主义的尾巴”了。人工养殖蘑菇和木耳。林地承包。沟里有了电,各家都有了电话。

谢绥在《流银岁月——-我的宽甸之旅》中说,他在1991年到过这个小山沟。“我让车开往一个叫高丽墓子的小山沟,这里当年我来过,……车好容易开进沟里,我找到青年点的房子,院里梨树结满果,门前溪水潺潺。许多老乡围过来,向我述说当年的事,哪个先走,哪个后走,他们都记忆犹新。我记下了他们的嘱托,回去转告我的同学,这里的人想念他们。”

如今,我有了闲心。下乡插队40年,改革开放30载。社会巨变。等有机会,我回趟小山沟,去看看它,去看看青年点,去看看那里的老乡们。 

 

写于2008-11-25

《往事点滴(连载)》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5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